分享

语言

搜索

百舸争流 奋楫者先——记豫光集团2019年度劳动模范童成业

发布时间:2020-6-16 8:26:46

发布者:本站

浏览量:1403

近年来,为降低危废产出量,河南豫光金铅集团公司相关部门,开展了专项技术攻关。经过努力,该公司产出的石膏渣经北京矿冶科技集团鉴定,该渣不具备浸出毒性。但在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危废名录》上,该公司的此类石膏渣属危废产品,严重制约了企业健康发展。
  为了解决冶炼污酸处理产出石膏渣危废属性问题,公司决定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些实际情况。
  将石膏渣移除危废名录
  2019年6月30日,豫光金铅副总工程师卢笛和河南豫光合金公司技术服务员童成业到北京,就铜、铅、锌冶炼污酸处理石膏渣属性问题,与生态环境部固管中心及有研科技集团进行沟通。2019年7月9日,他和公司领导一起再次到北京,分别向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环境部固管中心以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汇报沟通。为了见到生态环境部固管中心领导,他们从上午到下午,等了五六个小时。
  2019年8月6日,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有色标委会、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豫光等单位参加的石膏标准立项论证会上,各企业经过讨论后,一致认为,污水(酸)处理产出石膏及中和渣不是危废而是一般固废,需要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出面协调,向生态环境部写报告,更改其危废属性。随后,他协助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科技部就铜冶炼石膏渣属性变更推进工作,起草了《商请开展铜冶炼废水处理污泥课题研究的函》等方案。
  2019年10月25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在铜陵有色召开铜冶炼废水处理污泥环境风险评估课题研讨会。卢笛和童成业参加了会议,会上评审了《铜冶炼废水处理污泥环境风险评估及政策建议》等报告,并形成专家意见。同时,推进了《冶炼副产品石膏标准》起草工作。
  从2019年6月份开始,豫光金铅一直想让相关部门到企业了解实际情况,并进行了多次沟通与汇报。2019年10月28日,生态环境部固废所工作人员到该公司调研,对豫光金铅给予了高度评价。公司领导就危废名录修订内容,进一步与生态环境部固废所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沟通。
  2019年12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修订稿)》(第二版)中,不但将铜冶炼污酸处置产生的石膏渣、中和渣移除危废名录,还将铅锌冶炼污酸处置产生的石膏渣及中和渣移除了危废名录。看到这一消息,童成业心中甭提有多高兴了。固废属性变更后,豫光金铅铜、铅、锌冶炼污酸处置产生的数万吨石膏渣、中和渣,由危废变为一般固废,降低了经营风险,每年为公司节约危废处置费数以千万元计。
  一次次赴京汇报工作,一次次在部委办公室外等待,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期间,童成业也动摇过,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下来。谈到一次又一次的奔波,他说:“公司把工作安排下来了,得想办法干好。多跑几次,但把工作完成了,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学习是为了更好地工作
  2009年8月,童成业从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来到豫光贵冶厂。2011年1月,他调到股份科技部质检站。2013年初,在股份科技部,他负责整个股份公司的体系认证、质量管理及产品售后等工作。2018年5月初,他调到合金公司,没过几天,因全国第二次污染源普查铅锌系数制定需要技术支持,又抽调到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
  童成业还清楚地记得,在股份科技部工作时,有一次面对外审老师的问题,他一脸懵懂,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知识有欠缺。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他勤奋学习,自我充电。2013年,他获得河南大学会计学本科学历及管理学学士学位。2017年,考取了质量、环境以及职业健康安全三体系外审员资格。他还通过网络教育,于2017年获得西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本科学历。2018年,又考取了售后服务审查员资格。在学习的过程中,童成业遇见问题,总会多问几个为什么,再把问题吃透。渐渐地,他工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做不同的工作,就要面对不同的挑战。不但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这项工作才能干好。所以,我要活到老,学到老。”童成业说。
  “这次被评为劳模,是公司对自己的认可和肯定。以后的路还很长,要更加努力地干好自己的工作。”童成业这样说。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这是童成业十分喜欢的一句话,他把这句诗抄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激励自己努力学习、努力工作。
  亏欠家人太多了
  童成业的老家在周口淮阳。两三年回一次老家吧。这些年一直在外边跑。过年的时候,都是老人过来。”他说。
  谈起家人,童成业觉得亏欠他们太多了。这个工作中的“狂人”眼眶红了。
  因为随时要向相关部门汇报工作,他经常出差。一次出差期间,他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说孩子发烧住院。妻子还要上班,只能母亲一个人在医院照顾。后来,母亲不堪劳累,也病倒了。妻子下班后跑前跑后,又是照顾老人,又是照顾孩子。出差回来,童成业看到病床上的母亲和满脸憔悴的妻子,竟无语凝噎。
  妻子怀小儿子时,童成业被借调到生态环境部工作。妻子怀孕7个月时,有好几天身体不舒服。他当时很忙,不能返回,妻子只好让母亲照顾大儿子,自己拨打120去了医院,万幸母子平安。当时,他参加的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项目,已进入实地调研及系数修订阶段,一直在外出差。妻子临盆,他也是匆匆赶回,随后又走了。说起整个孕期缺席的丈夫,妻子说:“家里也指望不上他。我把家里照顾好,他把工作干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