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语言

搜索

“抢来的三期扩建”

发布时间:2017/7/5 9:25:21

发布者:本站

浏览量:1082

  金银铅三期扩建项目的争取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较量。
  1992年,中国黄金总公司和冶金部根据资源情况,计划在中原地区建设一个三万吨的铅冶炼厂,而中国黄金总公司已经决定将该项目放在中原黄金冶炼厂。
当时由于三期项目需用资金额大,地方政府无权审批,必须有行业审批才能立项,对于豫光来说,必须争取到这个项目,否则就面临被别人吃掉,被市场淘汰或者是垮掉的危险。
  作为中央直属企业的中原黄金冶炼厂,厂址位于三门峡市区,而且距离矿山又近。相比起来豫光不占天时、地利、人和。关键时刻,豫光没有自卑,没有退让:“他们有他们的优势,我们有我们的优势,这个机会必须力争。”
杨安国责成部下3个月内完成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同时完成省、地、市三级政府的行政审批手续,把公司的日常工作委托给党委书记王顺太之后,便带上相关人员,开始了一场艰难的较量。
  在北京的相关部委,他们表决心,摆优势,谈措施,说规划。从部长到办事人员,从不放过每个环节,据理力争:“我们金银铅冶炼史最长,有一支强大的职工队伍,有雄厚的技术力量,有一定的企业规模和发展基础……”
  十上郑州,十进北京,领导却一反往日热情,冷若冰霜,没有倒茶,不再让坐:“你们不要跑了!这个项目已经定下来给其他厂了!”
  几个月的辛劳付诸东流,几个月的好梦化为乌有:“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忍痛接受失败的现实吗?”
  “想当年,我们从地方小厂上矿灯也是坎坎坷坷……1965年,我们自制土设备,收废铜翻砂,收塑料鞋底做外壳,一锤一錾地凿出了路,背着样品进京要计划,忍辱负重,直至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矿灯厂”,“那么难我们都走过来了,何况现在是市场经济,死马也要给它当作活马医,没希望也要再争一争,不信这个地方队就比不过国家队”。几个人互相鼓励着。这下几乎要放弃争取项目的老书记劲头更足了:“对,找主要领导,厂址选的不合实际,我们也要敢告‘御状’!”
  在北京煤炭规划设计院的招待所,杨安国带着大家仍住在四人间的木板床上,啃着方便面,再一次开始了一场新的艰难征程。
  在中央党校,他们找老乡递信,在偌大的北京城,晚上6点到8点,短短的两个小时,马不停蹄地拜访过26家领导。肩抗百余斤的大米,一次次徒步登上26层的高楼……
  好事多磨,愚公家乡的豫光人终于用真诚感动了“上帝”。
  三位由中国黄金总公司派出的老专家来河南考察,比较两个厂。这时豫光人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项目可行性科研报告、概算方案、委托设计合同书,而对手只是打出了一块指挥部的牌子。
  优劣显而易见,中国黄金总公司愿意出资以联营的方式共同经营项目。1991年11月13日,中国黄金总公司经理助理王志孝来到豫光与杨安国签下了联营协议。当时的焦作市委书记张国荣赶来参加金银铅三期奠基仪式时,动情地说:“感谢济源黄金冶炼厂,争来了一个本来不属于焦作的大项目,争来了一个济源历史上第一次超亿元的投资!”